南瓜馬車

深夜发文党
WB: http://weibo.com/u/6310452170

[周叶]我是汪派有得罪你么!! 5

-------------------------------------------------- ---------------


前文

1 ) ( 2 ) ( 3 ) (4)


-------------------------------------------------- ---------------


看着叶修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黑,众人一致的为孙翔点焟:二翔... 你就不要再说了...



抑压在心中的怨愤跟委屈接近爆发边缘,叶修气愤得直想破口大骂,想要站起来时不小心用错力度压住了藏在裤子内缠起来的猫尾巴。



刺骨般疼痛的感觉顿时让他气消,脸上五官亦扭成一团,只能张开口发出近乎消音的叫喊。



"前辈!!" 周泽楷没有犹豫马上靠上前紧张地扶住叶修,甚至让他紧紧握上自己的手发洩,根本没有考虑这举动给在场所有人的推测带来多少混乱。



看见叶修眼角冒出了泪光,下唇也被牙齿咬得发白,众人早已经瞪大眼睛,嘴巴也放得进鸡蛋去。没想到... 这次竟然给孙翔说对了??!!



"老叶... 我说你跟周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的...?" 张佳乐疑惑地看住二人紧握一起的手,印象中二人好像没有什么交集,硬要说的应该是第十季赛时相见比较多? 这天大的八卦他竟然看不出来??!!



"人家小周是敬老,像你们一个两个对前辈不尊么。" 刺痛过后回复理智的叶修放开了周泽楷的手,眼珠转了转好像想到什么计划,然后不客气地直接靠过去周泽楷身边。将错就错也好,这样子就不需要解释太多,比起大伙儿知道自己变成猫妖什么的怪物来得更好。



只是稍微毁了枪王大大的清白,佔了小周的便宜,这就当作是"撩猫"的代价吧!! 虽然这小子看起来好像一脸高兴欢迎的样子?



"希望领队你注意一下作息,不要被私事影响到。"孙翔最多只是猜中了结果,可是原因他一定看不出来。而且那个地方痛的成因也有很多,不一定是疾病。张新杰以及肖时钦推了推自己鼻樑上的眼镜,拒绝承认是次的推测败了给他。



周队跟叶神的关系不简单,身为战术师的他们,这点绝对比那二货更早看出来。



"哥躺在床上也够虐你们,不用担心。" 看着远方两位以为知道发生什么事却其实是完全误会了的女生笑得快要窝身曲成一团,叶修知道,这下子真的跳下黄河水也洗不清,只好把怨气化成力量,在桌下用力地捏一下枪王的大腿。



"特別测试。準备好你们的帐号卡,然后列队跟我上竞技场,败给我的下午开始加训,完了训练才可以吃晚餐。" 无视一片抱怨的呼叫,叶修直接拿走了一枪穿云的帐号卡 "孙翔,你第一个,张新杰,第二个。"



WHF我来关心你你来怪我?!



...... 领队请问你打嬴牧师也好意思跟別人说吗?




后来听说,第一天的国家队集训,所有的队员都被斗神所控制的枪王虐过遍体鳞伤,即使是联盟第一美女枪炮师也没有幸免。而枪王本人因表现良好再加上自愿加训,所以免除PK直接被当成斗神的人肉靠垫而高兴了一整天。



******************************************



结束上午的训练,众队员已经累觉不爱。午饭后休息时间,有些人选择回房间睡觉,也有些人外出散步休息,总之就是拒绝面对领队及三号队友吃其狗粮。



会议室只余下自己跟周泽楷,叶修也再按捺不住一手把帽子脱掉,让猫耳朵露出来吹风,被迫卷曲贴附身体的猫尾巴也从裤头跑出来,无力地垂下轻轻摇晃。



看到如此疲累的叶修,周泽楷也不知道应该要做什么才好,只能抚摸他的头表示安慰。



"小周... 我觉得人生好累。" 不知道是否已经习惯了,还是被周泽楷摸得太舒服,叶修没有反抗乖乖地接受,耳朵还微微的抖动一下。 "这日子还有多久... 变不回去怎么办?"



"我养。"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下一秒周泽楷才开始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紧张地皱起眉头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应该怎么说好,只能急得转来转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看到后辈可爱纯良的反应,叶修的心情终于好了些,忍不住笑了出声。



"被枪王大大包养,听起来好像也不错。"站起身打了个呵欠,然后伸展一下身体 "总之,先委屈小周跟哥这个老人家装成情侣吧。瞒过那班人就好... 啊,你没有女朋友吗? 要不要先备个案?"



"没有女朋友。" 周泽楷马上向叶修澄清,生怕他误会了什么。 "不委屈。"



其他他更想说的是根本不用装,他们现在就可以在一起的!! 可是特飞猛进的发展不知会不会吓坏了叶修,周泽楷想了想,还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比较好。



反正,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再要等多久,他也要拿下前辈。



"好好好...先去吃饭吧。我想回房睡一下..." 周泽楷的双眼充满了闪亮亮的光彩,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说话让他如此高兴。不过看到他没有介意,内心也松了一口气,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弯起。



"累?" 给叶修带好帽子,温柔地拨开压下发丝,防止它们缠绕住脆弱的猫耳朵弄得疼痛不舒服。


"有点。" 揉着眼睛,眼角还挤出了豆般大的眼泪 "哥老了,想当年还可以连续三十多小时不睡觉做任务,现在只是看电脑看了一个上午就想睡。" 



"前辈,不老。" 不认同地摇摇头。虽然不及顶峰时期的状态,可是仍然没有人能够成功挑战斗神的纪录,即使是现荣耀第一人的自己,跟君莫笑对战时也不能保证有超过一半的胜率。



"先回房间,我来。" 看到叶修的眼皮几乎要合上,周泽楷还是拉起他让他回房间休息,再去餐厅给他打包食物回来。



"嗯,麻烦你了小周。"










晚上训练结束后,周泽楷再次带着投餵的食品来到领队房间,刷卡打开门后看到叶修已经卷着身体躺在软棉棉的被子上,连国家队服也没有脱掉,就这样睡着了。



不悅地皱起眉头,酒店房间都是由中央空调系统控制,不可调节温度。虽然说不上冷,可是连毯子都不盖好,这样很容易会冷病的。



果断地打开衣柜,把放在上方的后备毛毯拿出,再帮叶修盖好。



"嗯... 来了...?" 虽然周泽楷已经把所有动作放得最轻,但还是被弄醒过来,叶修揉着眼睛坐起身。



“前辈... 今天太晚,没有肉。” 外带饭盒内只有炒菜跟蛋,还有数块比手指头还要小的肉片。晚上的加训时间比较长,众人拖着快要饿死的身躯来到餐厅,只余下有少量饭菜可吃。被领队虐得身心疲倦的队员们决定狠下心肠,把所有食物都吃清光,拒绝留下饭菜让周泽楷带回去。



连苏沐橙也难得地板了脸,拿了个泡面塞给周泽楷让他带给叶修,自己则把最后一块鸡腿内放到嘴里咀嚼。



当然,周泽楷是不会容许给前辈吃这种垃圾食物,离开前直接把泡面塞给孙翔让他解决。



“辛苦你了小周,只是... 我真的不想吃这些..." 



猫耳朵失望地垂下,如果是以前的,叶修也许也会凑合吃下一餐,可是现在根本连碰也不想碰。想了想,他并不是一个挑食的人,这情况也只能说是身体变化的问题吧。




然后,周泽楷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突然站起了身,拿起帽子套在叶修头上。



"啊???"



"前辈,我们去夜市吧。"









二人来到小吃街已经快到夜深时间,加上又不是假期季节,人流并不是很多。也幸好有这一点,他们只是随便带个口罩和帽子,就向快要关门的小吃店进发。



一路上只要叶修的目光在哪个食物上停留,周泽楷便会毫不犹豫地拿出钱包付款买下。最初叶修还不好意思,想着要自己付钱,可是周泽楷只说了一句”下次前辈请客” 就阻止了他。



想着想着,荣耀第一脸应该是大家中口所说的高富帅吧,至少薪水铁定比自己高千百倍,得了便宜不佔,怎样看都不是自己的作风。



於是,叶修大大也不再扭別,放开肚皮满足地咬一口周泽楷递来的羊肉串后,也把手上的烤土豆串放到他嘴巴前让他吃一口。二人亲暱的动作,让店老板们都侧目不爽地啧了一声。



"哈哈,小周,你嘴沾到汁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没想到台上帅气利害台下安静乖巧的枪王,吃东西竟然会像个小孩子似的,要是让那些枪王粉丝太太们看到,第一人形象可会严重受损啊。



周泽楷继续靦腆地笑着,他还沉沦在第一次跟前辈约会的喜悅中。左翻右翻袋口找寻卫生纸放了去哪里,他记得自己有带着出门的。



只是没待他找到卫生纸,叶修抬起手搭上他的肩膀,然后哄上前伸出粉色的舌,轻轻一舔把嘴边的醬汁舔去。



意犹未尽的叶修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像猫一样把指尖上的味粉舔掉,完全无视了震惊得石化了的周泽楷。



刚刚前辈舔了他吧? 是舔了他的唇吧??!! 唇片擦身而过,是不是代表接他们吻了??!! 前辈的唇好软,舌头也软软的,怎么办刚才他都没有準备好,好想被吻多一次... 要不再弄多些点醬汁在脸上??  



"小周你干嘛? 怎么突然傻傻的愣住了?" 



"前辈......///// 吻.... 呃...." 不善言谈的枪王无法组织成句子说出,从耳尖到脖子都通红得快要滴出血,活像个被调戏的小媳妇一样。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问? 问什么?" 叶修不明白地望着周泽楷。看到这小子一时三刻也说不出话来,只好用自己战术大师的脑袋来想想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刚才吃过什么来? 撸串,烤土豆,还有什么面吧? 是不是吃的食物不干净肚子痛了?  看起来不像啊... 还是口味不对? 也不是吧,刚刚小周吃得挺高兴的说。



再想想,刚才买了东西,吃完后把竹籤丟掉,回来后看到小周嘴角沾了醬汁,然后忍不住嘲笑了他。该不是生气了吧?  看起来小周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而且自己不是帮他弄干净了吗。



等一下... 弄... 干净??



"啊呀!!!!!!" 终于明白自己作了什么大孽,叶修轰的一声炸红了脸,害羞得狂抓头发整个人蹲在地上,伪装用的帽子丟在地上也不管,笨拙地觉得这样做就可以逃避现实。



"前辈...!!" 看到叶修软在地上,周泽楷马上走上前想要扶起他,可是对方一看到自己的靠近,马上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似的站起身往后退起来。



"不...!! 小周你你你先退后別接近我!! 我我我我我们就这样好好好好说...!!!"



连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会作出这种行为,他刚刚算是强吻了后辈吧? 难怪周泽楷整个僵住了的样子,该不会他已经把自己视为变态?!  不对啊小周!! 除去家中两老和笨蛋弟弟外,哥的初吻就给你了... 不对!! 哥一贯守身如玉绝不是什么变态也不是故意强吻你的!! 这绝对是意外你先听我说!!!



冷静!!! 叶修,你需要的是冷静!!!



...... 妈蛋啦老子初吻没了脸子丟了还跑去舔人真的要变成猫妖了你要我怎样冷静!!!!!!!!!!!!



眼看叶修越退越后,快要到马路的台阶边缘,后方还有一台货车冲过来,周泽楷吓得心跳几乎要停顿,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先率先冲上前,一手把他拉入自己怀中。



货车呼一声地开过去,翻起的风把落了在地上的帽子卷起吹走得更远。叶修无暇兴幸自己刚刚逃过一劫,此刻他觉得世界好像都沉静了,周泽楷厚实有力带点急速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的在他耳边响起,连挣扎什么的也忘记得一干二净。



确认叶修没有受伤,周泽楷没有放手,反而把他抱得更紧,想起刚才的场面还是心有余悸,生怕下一秒他就会流逝消失。



的确,二人之间交集的情况不多,表面上只是尊敬的前辈以及看好的后辈的关系。可是没有人知道,周泽楷一直在暗恋着叶修。



成为轮回的新人,第一次在挑战赛场上跟一叶之秋对决,第一次在后台看到叶秋,那个鼓励自己好看温柔的笑容一直在记忆中挥之不去。想要得到前辈的认同,想跟他站到同一高度,甚至要比他更利害。



"前辈... 我..."  好喜欢前辈,好想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喜......喜...."








"嗯,打扰前辈和周隧你们真的不好意思。"



熟悉的声音像冷水一样,打断二人正在沸腾中的气氛。喻文州和王杰希带上口罩,手上各自提着一袋子的打包盒,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晚饭不够吃所以出来买宵夜回去。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让他放开,换上一贯松容的表情,却连本人也没有留意眉目间带着少许无奈,透露出内心其实有点不爽。



"大晚上跑出来路边虐狗这点我就不说了。"喻文州一脸看来戏的表情加上高深莫测深邃的笑容,別说周泽楷,连四心脏之一的斗神大大也忍不住咽下一口沫液。



"前辈,可以说明一下头上会动的猫耳是什么玩意?"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