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馬車

深夜发文党
WB: http://weibo.com/u/6310452170

[周叶]轮回队长被带坏的两三事 (告白篇 中)

"所以叶神你打算组个战队再回职业圈吗?”众人在订好的菜馆包厢间共吃晚饭,相比安静不爱说话的周泽楷,轮回战队其他的成员明显是比较活跃,开始时虽然因为辈份关系稍微尴尬,可是话题框打开后就说过不停,加上叶修本来也没有什么前辈架子,很快大家就混熟了。



"对啊,嘉世那边混不下去,哥当然自己找出路吧。"跟嘉世之间不和的传闻已经不是一朝一夕,叶修也没有打算隐瞒。吃过周泽楷夹给自己的肉片后,叶修也给他夹了些炒菜。



"前辈为什么不去找其他战队? 別说轮回,其他战队也一定愿意帮前辈转会的。"



"叶秋跟嘉世是捆在一起的,转会去任何一个战队,不就帮人招黑吗?"嘉世王朝最光辉的年代是由他创造出来。在所有人眼中,他离开嘉世投靠其他战队,就仿如背叛者,只会对转会的战队吸引一大堆麻烦。即使自己实力有多强大,也不会有任何俱乐部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何况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还有多少年可以参赛? 斗神的名誉,总有一天会成为历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嘿嘿,自己组战队杀回职业赛,很帅吧。之后我们可是敌人啰。"



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才发现内里的汽水不是自己的可乐。"咦?怎么变了芬达的?"



"前辈...我的..."在叶修拿起自己的杯子时,周泽楷本来想要阻止的,可是不善长沟通的他还是迟了一步。



"啊...不好意思呢小周。"叶修把杯子放回周泽楷面前,不好意思地搔着头"要是你想喝哥的可乐也没关系喔。"



"好。"周泽楷高兴地向叶修笑着,把已经剥掉外壳的蒸虾放在小盘子上,推到叶修面前示意让他吃。



"还是小周乖,记得哥喜欢吃什么。"其实叶修是挺喜欢吃海鲜的,只是从小家中的佣人也会剥壳挑骨处理好后才给他吃,养成本人有严重的惰性,宁愿不吃也不想要自己动手。周泽楷也是跑去H市跟叶修相处的那几天才发现这件事,於是自愿承担这个宠前辈的任务。



看着二人的交流,在场的人都觉得好像有点眼痛。特別是看到自家队长少女心满满紧握着杯子,快速转至叶修刚才留下唇印的位置,然后对上再把芬达喝掉。妈啊这是传说中的狗血电视剧情节:间接接吻吗!!!!!!!!!!!!!



江波涛决定回去要在某宝找寻售卖墨镜的店,跟店家讨论一下长期合作的可能性。








晚饭后除了周泽楷和叶修外,大家都返回轮回的宿舍休息。周泽楷因为在外有房子,不需要入住战队宿舍,於是很有风度地给前辈带路至预订好了的饭店。



呆毛因快要跟前辈分开而不开心地垂下来,这时候周泽楷听到叶修好像跟饭店大堂的服务生出了点问题。



"日子不对?"



"是的...我们的记录房间预约日子是明天才对。叶先生你再确认一下。"把电脑萤幕转过去给叶修看,的确预订房间的日子并不是今天,看来是跟陈果说要订房日子时弄错了。



"那...今晚还有房间吗?"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今天的客房都已经满了。"服务生一脸抱歉地向叶修躹躬。



"嗯,是我自己弄错,不关你事。"叶修无奈地笑了一下,要是追究问题,不如快点找个解决办法比较好。"小周你先回去吧,哥再找一下附近的饭店好了。"



"前辈。"阻止了叶修想取回行李的打算,周泽楷的脸颊染上一抹粉红,带上害臊的语气努力向叶修发出邀请"可以...来...我家...////"



"啊,不会不方便吗?没有女朋友在家吗?"



"不会!!"生怕叶修误会了什么,周泽楷急忙地否认"没有女朋友...!!"



"哈哈,哥说笑吧。"看到枪王着急的样子,叶修心情也好了点。"那就麻烦小周收留哥一晚了。"



既然决定好安顿地方,叶修便收好东西準备离开。接过服务生退还的証件时,周泽楷看到了証件上的名字"叶...修?"



"嘘...不要太大声喔。"叶修把周泽楷带着的帽子压得更低,然后拉过他的手离开饭店。刚才他瞄到大堂的沙发区来了数个从外回来的年轻人,背包上都掛着荣耀角色的掛饰。虽然斗神从来没有露面,可是让他们知道枪王大大在此,他还是避不过大逃亡的节奏。



顺利离开了饭店,叶修也松一口气。要知道像他这种长年窝家宅男来说,外出已经是极限的运动,逃跑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哥真正的名字是叶修,叶秋是我家那个不打游戏的笨蛋弟弟的名字。最初我离家出走时偷了他的身分证去登记比赛,所以就成为叶秋了。"



"离家出走?"



"对啊,我家老头子一心想我们继承家业,不让我打游戏,於是哥就帅气地离家出走了。"行李被后辈帮忙拿着,叶修乐得清閒地抽起烟,散步似的沿酒店方向慢慢走着。



第一次听到前辈说自己的事,对周泽楷来说是又惊又喜,感觉好像跟前辈更加亲近。"不出镜,怕被抓回家?"



"可以这样说吧。我跟叶秋是双胞胎,出镜的不但会马上揭穿名字问题,还有会对叶家做成困扰,到时候老头子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家中那看似固执实是口硬心软的父亲如果知道自己受到多年委屈,要不就是让嘉世破产,要不就是让荣耀公司马上结业。这可不行,他还要一直玩荣耀玩下去的。



"嘉世不知道?"这是肯定的。如果嘉世知道背后的问题,他们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去隐瞒。前辈不出镜对根本是帮助他们免去很多麻烦,他们还要迫走前辈...想到这,周泽楷也沉起脸色生气起来。



"嗯。小周现在知道了哥的秘密呢。"叶修安抚似地揉弄他头上的帽子,然后向这个担心自己的后辈温柔地笑着"要乖乖的帮哥保守秘密喔。"



"...好。"周泽楷把帽子压得更低,前辈怎可以如此犯规,这样子他根本就拒绝不到啊!!而且前辈的秘密,他才不想要让其他人知道。










"哇噢,小周的家很不错呢。"虽然不及老家大,可是比起自己所住的储物房已经好出千百倍。果然拍广告都赚不少嘛,叶修当下还真是有点后悔。如果他肯去拍一,两个广告,应该足够让他抽一辈子的烟。



而周泽楷的心情跟叶修明显完全不同。成功地把前辈带回家,接下来要如何做才可以拉近二人的关系呢?恋爱初心者枪王大大觉得这刻比起初次上台参赛时更加紧张,手心的汗水都几乎要滴出来似的。



总之,先要给前辈留下好的印象。房间就让给前辈睡,自己把被单拿出来睡沙发就好了。



等一下....房间...不对,他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前辈!!"在叶修準备把房门打开时,周泽楷冲上前挡在门外阻止了他。



"...房间...乱...要收执。前辈,先洗澡...?"



"呵呵,好吧。"叶修留下了一个[我懂了]的眼神后没有多问,转身在行李中拿出睡衣,然后走进了浴室"记得要收好小黄书喔。"



"不是...的..."还没说完,叶修已经把浴室门关上。留下半石化了的周泽楷在门外。嗯...这下子完全被前辈误会了...QAQ... 



听到浴室传出的水声后,周泽楷摄手摄脚进入了自己的睡房。要是被前辈看到自己这间充满一叶之秋和偷拍前辈照片的睡房,铁定会被判断为变态,绝对比起小黄书的误会严重得多。



快速地把有关前辈和一叶之秋的东西都堆到床底下,展示柜换成原本堆放在角落的一枪穿云精品,看起来就像是热爱轮回战队的良好队长形像。周泽楷坐在床边,此刻他只觉得紧张的心情让他身心疲倦,比起比赛前的强压训练还是连续十多小时的广告工作来得更加累人。可是一想到前辈来了自己的家,又乐滋滋地在床单上翻滚着。



抱住还未藏起来的一叶之秋的娃娃,怎么办,好想告诉前辈,自己好喜欢他......






叶修梳洗好出来时看到周泽楷已经在笔记本上登录荣耀,旁边的台机也亮着,明显就是为自己而开的。



"野图BOSS出来了?"靠在周泽楷身后看,发现他所用的是平日跟自己下副本时用的神枪手小号,而敌方竟然有轮回公会的身影。



"小周,六道会长知道的话会哭的。"叶修哭笑不得地坐在台机前登录君莫笑的帐号,看来他还真是把这个乖巧的后辈带坏了。



"帮前辈,材料。"虽然对不起轮回公会会长,可是周泽楷知道叶修要从头开始重新踏回竞技圈舞台会有多辛苦,所以他还是决定偷偷的帮前辈一把。



不理会所有人的否认以及讽刺,周泽楷仍然无条件相信着,只要是叶修,就一定可以做到。



"好吧。既然有小周帮忙,那哥就更加不能输了。"带好耳机,跟周泽楷组队成功后,散人跟神枪手的组合又再在神之领域牵起一场腥风血雨。





不知不觉二人合作下游玩了好几个小时,叶修看了一下时间,虽然他现在算是个自由身,可是周泽楷明天还有战队的训练要出席,於是拍了拍他的手唤回他的注意力。



"小周你快点洗澡睡觉吧,明天还有训练不是吗?"



"前辈?"



"怎么了? 要哥陪你睡觉吗?"看到周泽楷由脸蛋至耳尖轰一声变得通红,恶作剧成功的叶修满意地笑着"哥整理好仓库就睡了,明天还要去轮回做大买卖啊。"



虽然很想继续跟前辈一同玩荣耀,可是训练也是非常重要。而且季候赛快要来了,他必需要珍惜每次练习,为轮回争取夺冠机会。






周泽楷也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快速梳洗好后便回到客厅,台机还有笔记本都已经关上,睡房中透着光,看来前辈已经在房内準备睡觉了。决定把被单拿出客厅,却在进入旁间后看到叶修已经铺好床侧身躺着,旁边还空出了一大片位置留了给自己。



"小周洗好了吗?快过来跟哥睡吧。"叶修的睡衣都比较宽松,侧躺着后露出了衣服下一大片美好风光,让周泽楷顿时別过头不敢看。



"我...沙发睡..."说笑!!跟前辈同床这点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实在太刺激了...



"別这样嘛,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小周的。"



叶修的目光带着不明的笑意,伸手抓住了周泽楷,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手拉下,然后快速翻身张开腿跨坐上他身上。






"比如说,为什么小周的床底下会有这么多一叶之秋的模型海报和前辈的偷拍照片??"



.............



时间好像停止了似的,周泽楷脑内马上清空一片,什么借口都想不出来,下只能呆呆地看住压在自己身上笑得奸狡诡谲的前辈。





怎么办..............被发现了.....





"......前辈....我......"像是把最后的语言能力都丟失,周泽楷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叶修。眼睛开始发红,积聚起不知所措焦急的泪水。



怎么办....不想被前辈讨厌....






"哎呀呀,怎么哭了?" 叶修轻轻地抚摸着周泽楷的头发,虽然好像自己才是受害人,可是这种欺负勇者似的感觉也很不错。"哥都被你亲了,不好好说明一下吗?"



下午的时候前辈原来没有睡??!!周泽楷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修,不过,既然是醒着,为什么他没有拒绝自己,反而装成不知道的样子?



内心一直压抑着的感情好像到了水沸点似的激动起来。周泽楷按捺不住,那怕只有一丝的希望,他还是想向前辈表白,把自己一直以来的感情亲口告诉他。





"喜欢...前辈...好喜欢...!!!"



"呵呵,我们来算一下吧。"叶修没有直接回答周泽楷,只是保持着微笑地继续说"小周觉得哥选择来轮回做买卖,又在约好的晚饭时间睡觉,还有把酒店入住的日子订错,这三个巧合一同出现的机会率有多大?"



漆黑深邃的眼睛霎时变得闪闪发光,原本不知往哪里摆的手终于给予回应,悄悄地放在叶修的腰上。周泽楷好歹也是战队队长,如此白易明确的战术提示他怎可能理解不到?



不是巧合,而是故意。



一个翻身,周泽楷把叶修压在身下,然后紧紧地抱住他。喜欢多年的前辈,原来也是喜欢自己,这一刻,他相信自己比起赢到人生第一场个人赛更加高兴。



"好开心。"眼泪忍不住疯狂掉下。看到哭成泪人的周泽楷,让叶修开始湧出迟来的罪恶感。他这个大魔王是不是把纯情的后辈欺负得太过份了?



"前辈喜欢我。"以肯定的语气说出,周泽楷漂亮的手指托了叶修的下巴,然后亲吻上去。确定叶修没有拒绝自己,才缓缓地把舌尖伸出勾画描绘着对方的唇片,想要把每一分每一寸的形状记入心中。后来叶修索性张开嘴巴,让周泽楷伸进来跟自己的舌叶交缠互相索求。



味觉尝到一丝酒香混合起巧克力的味道,彷似有种醉得昏昏沉沉的感觉。周泽楷放开了叶修,看到他的脸红得像个苹果一样,迷离的眼神带上少许气喘的声音,让他有阵热流渐渐流向下身。



"...酒?"



"傻瓜,你以为哥会很有经验吗..."叶修別过脸小声地说。虽然他看似很纯熟地调戏着周泽楷,其实这都是跟苏沐橙看连续剧时学回来的手段。感情上他同样也是个新手,不同的是他有着决断的性格,一旦确认自己喜欢的,就绝对会锲而不舍地争取。荣耀是这样,爱情也是这样。



发现周泽楷藏起来的东西后已经完全肯定他喜欢着自己,可是表白什么的自娘胎出生后他从来没试过,即使是被公认为最不要脸的战术大师,羞于启齿的感觉还是让他吃下特意带来的酒心巧克力以酒壮胆。



"你这小子总是在哥面前卖萌献恩勤,战术倒是不错,都把哥的注意力勾走了。"



指尖玩弄戳按着帅气的脸颊。数年前的新人挑战赛被点名挑战,云云的新人中只觉得这年轻的神枪手潜力非常不错,於是离开小黑屋后偷偷跑到轮回休息室找寻这个操作者。从那天开始由普通的技术教导,到后来简单地閒话家常,叶修发现自己越来越期待看见他每天传来的讯息,收到对方关心的问候,唇角也会高兴得勾出一个弧度。即使战队再忙,他也会在深夜时抽出时间翻看一枪穿云的比赛录像。渐渐地,周泽楷这个名字已经在他心中占据了不少位置。



"我可是抱住抢人的心态来的,要是你不喜欢哥就把你掰弯,怕了吗。"



"不怕。"周泽楷笑着地轻轻咬上叶修的下唇



"喜欢前辈。一直。"



评论(4)

热度(205)